情色笑话

报复男友

9.7

报复男友

“今晚公司要开会吗……嗯,我知道了……没关系……小心点喔。”

挂线后,我禁不住叹一口气。


生日都不回来吃晚饭,无论如何都是不可以饶恕的,尽管你说的是怎样堂而皇之的借口。


下班后,我独自在旺角闹市游荡,身上什么都没带,携着的只是一个没灵魂的空壳。


什么爱你一生,什么天长地久都是骗人的,跟你上一百次床后,就即使是怎样的好男人都会变脸,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。


有良心的到外面找外遇,美名为逢场作戏,没良心的索性换个新的来玩。


不要告诉我你是剩下的好男人,你没变坏只不过代表你没魅力,没有能力出去玩。


24岁的我对一切都看透,没有人可以骗得到我。


“咏芳,你是咏芳吗?”就在我于街上纳闷地逛着的同时,一把似曾相识但又已经非常久远的声音叫住了我。


回头一看,是你。


志雄。


“很巧合呢,在这种地方碰上。”你搔一搔头,以带着羞涩的表情向我说。


“是呢,很巧。”我作出一个陌生人最基本应有的微笑。


……在散发浓烈咖啡因的咖啡店内,你点了西班牙咖啡,我要了一杯蓝山。


“很高兴可以碰上你。”看到你用吸管呷着点缀于咖啡上的白色雪糕球,眉开眼笑的对着我说出怀念的字句。我有一种惊讶的感觉,怎么一个出了社会几年的人,还可以保持一种这样的……纯朴。


直接来说,是幼稚。


“毕业以来都没见了,咏芳你还是一点没变。”你继续说。


我没变?我整个人都变了,只不过是你看不出来。


我礼貌地点一点头,回答:“志雄你也没变耶。”


“真是幸福的一天,可以看到你。”从你喜悦的神色,我感受到了一点点自豪,至少你的表情告诉了我,在我已经把你忘记得一干二净的今天,你心内还是有我。


虽然这是与我无关,但女人就是享受这种单纯的被爱。


看着你喋喋不休地说出当年的琐碎往事,我面带笑意,笑的是你居然花那么多脑筋去记这种无聊的事。


我早已忘记你了。


的确,在中五的时候,我们曾有一段时间以男女朋友相称,这些一切对我来说早已成为微尘泡影,可是你那思念的表情却告诉了我,多年来从没有忘记当年那一段豆芽之恋。


真是没长大的人。


不过,即使是如何叫女人享受的说话,都总会有厌倦的一刻,听着你仍兴高采烈的高谈阔论,我开始想走。


“不如……结帐吧?我赶时间……”我不留情面的说。


不过,在最重要的一刻,你居然说出叫我意外的一句。


“对了,今天是咏芳的生日吧?该我来请客。”


小子,还记得今天嘛。


我嘴角一刹那泛起微微的笑意:“生日,就只是一杯咖啡吗?”


“嗯?”


一个笨拙的回应,但在我眼中,这个回应倒带着半点可爱。


“最少一顿晚餐吧?”我笑说。


“你……你愿意跟我吃晚饭?”你眼中散发出不可思议的目光。


“是啊,而且……要到你家煮……”


8年不见,你的家和你的人一样,毫无进步。


只不过,家人都移民外地,一个人住这种大屋,还说是不错的生活吧。


为了要你更迷恋我,在厨房里我施展着女人独有的魔法,叫你啧啧称奇。


我知道,经过这一个晚上,你更忘不了我。


“咏芳煮的饭太好了~”晚饭,你赞口不绝。


“也没有啦。”对于这个预料中的结果,我带着迷人的微笑接受。


“还是一个人吗?”饭后,我在你家作不经意的四周张望,从家中孤陋的布置,我问了这个理所当然的问题。


“是呀……”你落莫的回答。


“哦……为什么不找个女朋友?”我再次明知故问。


“哈……我这种闷蛋,哪里找得到……”你苦笑着说。


嘿~我心头一笑,这个我当然知道,8年前,我就领教过你的无能。


“加上……这么多年……我都还是……”你欲言又止。


“是吗……我真不知道会那样伤害你……”我抱歉的低吟。


你摇一摇头:“没有啦,可以看到你活得快乐,我已经很高兴……”


还在装君子吗……我对你的故作坚强感到可笑,但我并没可怜你,而且更想狠狠地刺伤你。


“还可以啦,健强对我还好的。”我故意在你面前提起他的名字,对,是你同班同学的名字,当年他就在你的手中抢走我。


“是吗……那就好……”你仍旧苦笑。


没用的男人!我发出轻视的眼光。


“其实……当时是我不对……”我装着怅然若失的说。


“没有,是我不好,像这样闷蛋的男生,换了我是你,也会走……”你将一切罪名放在自己的身上。


笨蛋……我轻蔑的一笑。


“不过……都8年了,这段时间你一个人怎么过?”我从椅子站起,走到你的身边。


“没啦,还不是一样,闷蛋有这种好处,习惯了闷……”


“是吗……有没有想起我?”我发出调皮的笑容。


“当……当然有……”


“什么时候?”


“什么时候……就是………”可能是一刻都没忘记我吧,你一时间选不出答案。


“在……自渎的时候?”看着你无知的表情,我决定要玩弄你。


“咏芳……你……说什么?”你不可置信地反问我,大慨你不会相信,中学时跟你踏步校园、说着绵绵情话的我,会说出这种下流的话。


我从来不清纯,那只是你看到的幻象。


你一直只活在自我陶醉的世界。


“你说一直没女朋友嘛,那一定……有自渎吧?”我继续追问你。


“我……”


“不用害羞喔,都是大人了嘛,健强在我月经来的时候,每天都要我替他自渎。”我轻松的笑说。


你的脸,一瞬间变得又红又绿,是不敢相信心中的女神会替别个男人打手枪吗?还是听到心中女神说出这话觉得兴奋?


我可以感到,你的呼吸变得急速。


“你一直说想我,如果现在告诉我,从来没幻想我自渎,我会很失望。”


我幽幽的说。


“有呀,我有……”看到我失落的表情,你生怕会伤害到我,紧张地说。


真是白痴……“那…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?”我将头伸向你,以诱惑的声线说。


“什么时候……开始……?”你双手打震,似在犹疑,应否将下贱的自己在我面前表白。


“是不是……我们拍拖的时候就有……”我小声问。


你没答话,只是点一点头。


“那么为什么……你一直没……”


中学时代,我跟你一起半年,但你只吻过我的手臂。


“我觉得……我们还小……而且……怕你生气……”你战战兢兢的回答。


哼……这算是好男人吗?将自己的胆怯放在我的身上,是最叫女人看不起的男人。


“所以……你就宁愿在家中幻想我自渎,都不敢跟我……”


你拚命点头。


“那……你有没有幻想过……我的身体……”我以媚惑的语气说。


你再次看着我,脸上是一片不知所措。


“想不想……证实一下……现实……跟幻想有什么不一样……”


你无言。


我微微一笑,然后缓慢地将身上那深蓝色开胸的吊带拉下,慢慢一点点地,露出当中杏色的胸罩。


你在吞口水。


我用力挤压着乳房的脂肪,指尖沿着胸脯的形状向下滑,直到露出微啡的颜色。


看到没有?这就是你思慕多年、梦中情人的乳房。


我的指尖继续向下滑,直至露出大半乳晕,但一路小心翼翼地压着乳头,不让它在你的面前曝光。


“跟你……幻想的颜色……有没有分别?”我以恶魔的笑容问你。


你死命摇头。


“不会吧?你当时那幺小,就这么色,去猜人家的乳头颜色?”我讥笑着。


你面上又是一脸茫然。


我继续玩弄你:“不要怕,我不是责怪你,青春期嘛,很正常的……”


我将嘴唇贴近你的耳根,小声说:“当时,我也有幻想你的……”


你深呼吸一口气。


“那……今天可以让我证实一下吗……”


“证实……什么……?”


“我幻想的……跟现实……有多少差距……”


“咏芳……”你以不可思议的眼光望着我,似乎明白我在愚弄你。


的确……你猜的没错。


我伸出手,慢慢到达你的裤链,然后轻轻地把那金属链拉下。


卡达卡达卡达……是一阵普通不过的声音,但配合你的呼吸,我可以感到空气中散发着一种说不出的淫靡。


当从裤链打开的小洞露出那纯黑色男装内裤的片断,我已经可以看到,藏在里面的是一条早已涨得不可再硬的肉棒。


嘻嘻。


看到我不由自主地失笑出来,你带着羞耻的声线问我:“笑什么了?”


“没什么。”我摇一摇头:“只是觉得好玩。”


“好玩?”


“嗯,幻想了几年的东西要揭晓了,当然会觉得兴奋。”


“是吗……”对于我明显把你视为玩具,你的表情有点扭曲,但眼内的欲望又告诉我不愿我停下来。


真是犯贱的男人。


我轻轻在你的裤上抚摸,然后以半捉弄你的表情说:“很大啊,应该比我想像的大……”


你再次吞咽。


我望着你那活像无助羔羊的双眼,手指头一弹一弹的在你的器官上跳动,在接连玩弄了好一会后,用拇指和食指尖轻轻夹起那黑色的布条,慢慢向下褪。


是一条不错的肉棒。


脱离内裤的束缚,你终于展露出来的器官有着无比的硬度,从牛仔裤那小小的洞口骄傲地挺立着,我用中指量了一量,然后以赞叹的语气说:“好大啊,比健强大多了。”


你面上的,是一阵不应该出现在24岁男人面上的青涩。


我用拇指和中指一环,然后围着你器官的顶端,慢慢地将包盖着前面的外皮向下褪。


眼前的,是一个大小仿如鸡蛋,赤红而又坚硬的男根顶端。


“好大哦~这个插进去,一定很舒服了。”我以诱惑的声线说。


“咏芳……”


“要不要……试试……?”


“咏芳……你已经有健强……我们不可以……”


到最后一刻,你仍是如此的不成半器,我发觉,对你这种人根本不可以有半点怜恤之心。


只有狠狠地去催毁你的心,粉碎你那自以为是的仁慈,才是你应有的下场。


“你很好人呢……但好人……不会有好报的啊……”我奸滑的笑说:“你还记得,当年分手前的一星期,也是我生日……那天我告诉你要跟家人庆祝,其实是骗你的……”


你的眼光变得空荡。


“那一天,健强来我家了,我们整个晚上都在做爱……”


对于这个埋藏多年的残酷真相,你一瞬间被打进心死的谷底。


而从你变得死灰的绝望眼神,我得到的,是说不出的快感。


“健强……操得我好舒服哦……我想知道,你有没有他棒……” “咏芳……”你在喘气。


“你好硬哦……”我用指甲刮着你的龟头嫩肉:“是不是很兴奋了?”


你没作声,但吁吁的急喘告诉了我,你的确很兴奋。


“在旧同学的女友面前这么硬……你好怀呢……”我娇憨的笑说。


“没有……咏芳我……”你想狡辩,直至这一刻虚伪的你仍想证明自己是一个好人。


你好假。


“好哇,如果你说你不想跟我……做那种事,那先把他弄出来吧?”面对你的惶恐失措,我作出提议。


“弄……弄出来?”你疑问。


我点一点头:“男人嘛,在那话儿硬起时都是不可信的,只有射了出来,才会有半点理性……怎样?还是……你根本打算……射在这里……”


我轻轻掀起吊带裙的裙脚,露出一双白晢细滑的大腿,与及粉红色的透花Lace内裤。


你再次干咽。


“来……给我看看我的中学男友……是怎样自渎……”我用舌头在你的耳根留下一吻。


……“嗄嗄……嗄嗄……”


在昏黄的吊灯下,你的西装裤褪至大腿,右手握着自己粗硬的器官,拚命地套弄。


我坐在对面的沙发,恣意地观看你在作这最下流而又最可怜的举动。


暗恋多年的对象就在面前,但你却只能以自己的手去发泄。


你连这半点的勇气也没有,我问你,你凭什么说你爱我?


你的器官好大,好长,充满着男子汉的魅力,和你懦弱的个性不相同。


我奇怪,怎么我曾经会爱上这种人。


你的龟头已经冒出了露水,我不再是中学时代的纯情少女,我懂得男人的一切。


我知道你已经受不了。


微微一笑,我从小手袋拿出画眉笔,再次走近你的身边。


“哎……都湿了啦……我帮你扫一下……”我用眉笔顶端的毛扫在你那光滑的龟头上轻拂。


“芳……不要……”你的声线变得紧张,身体最敏感部份受到敬爱女神的玩弄,那种肉体和精神上的刺激令你有快感加速的兴奋。


“怎么啦?这样不舒服吗?”我嫣然一笑,同时加快笔触的跳跃,你的龟头不断抖动,仿佛受着最刺心的搔痒。


“呜呜……芳……”


“要射了吗?”


“呜呜……”你的冲动已经到达极限。


“来……我要看着你射精。”


你泄了。


好多。


白色的浆液把我的眉扫都沾湿了。


刹时间,整个客厅都弥漫着你精液的气味。


我一双媚眼微微眯起,默默地望着那污秽的白液从龟头的马眼一下一下地射出,可能份量太多,这个动作持续了好一会。


这已经不知是我第几次亲眼目睹男人射精,但因为对手不同,这时候我有一种新鲜的快感。


你的性器随着你的射精萎缩,直至变成一团荒废的烂泥。


好恶心。


发泄过后,男人的阳具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丑陋的东西。


“你射好多啊~”在你终于把输精管内的最后一滴都挤出来之后,我温柔地从沙发旁的纸巾盒取出纸巾,左手托着你的阴囊,细心地揩抹性器上的每一寸,包括散落在阴毛上的精液。


“咏芳……”你活像刚刚尿床的小孩子,以感激而又羞愧的眼神看着我。


我摇头笑笑:“没啦,这是很正常的事。”


我的手抹着你的龟头,与及成棱角的顶端。读书时代大慨你从没想像过,有这一天我会给你清理性器。


处理好污秽后,我以亲昵的态度拥着你,双脚打开,跳上你的大腿上。


你的西装裤仍是褪至膝盖,萎缩的性器垂头丧气地摆在两腿中间,不复刚才的神勇。


我两手环抱着你的颈项,将面贴近你,小声的说:“我今天好开心哦~”


“咏芳……”


“想不到……生日可以再次跟你一起渡过……”我施展我的戏法。


“咏芳……”


你眼内是一阵受宠若惊,单纯的你根本不会明白,这是我要你痛苦一世的技俩。


“你真的不怪我?”


“怪……怪你?”


“那时候……我跟健强……”


“没有……你的选择……是正确的……”你故作稳定的说。


我恨你。


就是你这种自以为事事为我设想的柔弱个性,把我推向了他。


我恨死你!


在未有真正尝试爱我之前,就断定放弃。


和刚才一样,我再次缓缓掀开裙脚,直至露出一双细长嫩的大腿。


“哎~看着你干那种事,我都湿了。”我漫不经意的笑说。


你没做声,只是吞一吞口水。


“志雄你……知道女人有感觉的时候是会湿的吗……”


你点一点头。


“要不要……看一下?”


你瞪眼。


我微微一笑,然后捉起你的右手,是你刚刚握着阳具自渎的右手,往自己的阴户伸去。


“怎样……是不是很湿……”隔着轻薄的蕾丝内裤,你可以感到我下体的火热。


你不懂得回答我,只是像第一次接触女性身体的小家伙,发呆地沉溺于这种新鲜的游戏一般。


我可以看到,你两腿中间的器官再次升起。


蛮不错嘛。


“嗄……”空气中只有两人的喘息。


男性的本能叫你愈来愈知道接下来的步骤,你发疯地抚慰我的阴户,然后在我的带领下,你的手伸进我的内裤,指头直接触碰到我的性器。


是两片湿润的阴唇。


“嗄嗄……”


你的手贪婪地抚弄,掌心不断挤压耻骨上的柔软阴毛。


真是冲动的家伙。


但到最终,你的手指仍是没胆量插入我的禁地。


“志雄……”


在你极度兴奋的一刻,我把你从美梦中惊醒。


你以为我怪责你玩弄我的私隐之处,面上的,是一阵惊愕与惶恐。


我解开你的担忧。


“你刚才说,你一直没女朋友?”


你点头。


“那……有没有跟女生玩过?”


你摇头。


可悲的男人。


“那……要不要……看看女生的……小穴……”我伏在你的耳边沉吟。


听到这话的同时,你放在我下体的手指显出一秒的激动,我的说话,牵动了你的心扉。


“替我把它脱下。”我小声说。


你不可置信,但仍本能地把手从我的内裤中抽出,然后搭在我丰腴的臀部之上,笨拙地尝试把包裹着我下体的衣物褪去。


不用心急,我们有的是时间。


由于我是双腿打开坐在你的大腿,这个姿态根本不可能把内裤脱下,但被性欲冲昏了头脑的你根本没有理会这点,只是拚命地尝试用各种方法,希望可以得尝所愿。


笨男人。


“你这样是不成的啦~~”在你乱冲乱撞一论仍徒劳无功的一刻,我蓦然一笑,双腿往上一夹,变成跪在你大腿上的姿态。


“色鬼……”我边笑边把自己的内裤拉下,露出的,是一团乌黑色的毛发。


“好不好看?”我问你。


你点头。


“16岁和你拍拖的时候……我已经是这样浓密……”我勾起你的伤心。


但你没有反应,只是呆呆看着我的下体。


“哎~这样跪着很累哦~有没有可以休息的地方?”当内裤脱至大腿中间的位置,我娇嗔着。


“休息的地方?”


“例如是……床……”我望着仍关上电源的睡房一笑。


“有……”


“那……我要你抱我过去……”我柔声说。


“哦。”你慌乱的想站起身来,大慨你从来没想像过可以将我和床连结成一起,但这时你才留意到,自己的西装裤仍只脱了一半,此刻已失去蔽体作用的衣物交缠着你的小腿。


“那就脱掉嘛~”我嘟着嘴说。


“哦……”你尴尬地弯下身子,由于我一直坐在你的大腿上,这个动作并不容易,但你努力。


嘿~君子~~


好容易解除了下身的束缚,你小心翼翼地抱起我,仿如身上最珍贵的宝物一般。


“我有没胖了?”我笑问。


你摇头。


好粗壮的手臂……被你抱在怀中的一刹那,我感到你还是有半点好处。


当然,这半点好处永远永远都未能抵上你的罪过。


到了你那毫无情调的睡床后,你珍而重之的把我放在床上,同一时间,我笑了。


“有……有什么好笑?”你搔着头问我。


我指着你那仰得半天高的性器说:“你又想什么坏事了?”


你尴尬地陪笑一下,没有了衣物的阻碍,你的性器高高挺起,下面吊着的,是一个充满皱纹的肉袋。


“好丑~”我抛下一个淫荡的笑容,然后整个人躺在睡床上,双手按着内裤的边沿,两腿展开像灵蛇扭腰般的挪动,直至把整条内裤褪至左脚的足踝。


你目不转睛地盯着我,干涸的喉咙不住发出吞咽的声音。


“这就是……我的阴户……”我缓缓地张开大腿,出现在你眼前的,是一个湿透的女性阴户。


呀呀……好舒服……你看得呆了。


“嘻~~”我娇艳的轻哼一声,弓起身子,用右手食指和中指掰开紧闭的阴唇,露出当中粉红的嫩肉。


“有没有想过……女生的这儿……是这样的?”我问你。


你点头。


“那……有没有想像过……你初恋情人的这儿……是这样的?”我继续问。


你不懂反应。


“想不想知道……健强跟我做爱时……是怎样的?”


你呆住。


“是这样的……”


我将右手的中指微微向中间移,然后缓慢地向阴道插入。


“呀……”


湿润而空虚的阴壁受到指头的充实,我发出愉悦的说声。


我稍稍望向你,你的器官亦已经变得好硬好硬。


“就是这样……嗄嗄……健强的肉棒,就是这样一下一下的插进来……”我的手指插入,然后抽出,润滑的爱液令我动作毫无阻碍,而且浮起一波一波的快感。


我纵情的在你面前自慰。


你终于按捺不住,手再次提起自己粗长的器官上下套弄。


呀呀……好舒服……“嗄嗄……”


房间内只有我们的喘气。


真是这样吗?真的是这样你就满足了吗?


你是不是男人?我想问。


我把手指抽出,然后提起放在你的嘴边:“敢不敢……试我的味道?”


你张开唇,把我的手指含住。


乖……我整个人站起来,把乳房压向你的胸膛,双手玩弄你那勃起的性器:“志雄哎……我想要……”


“咏芳……”


“来……干我……” “嗄嗄……”


在我手掌熟练的套弄下,你的性器早已达到一触即发的地步,连龟头都涨成了像鸡蛋般,浑圆的阴茎充份显示出它的硬度。


的确……这比健强大多了……“你好强壮啊……”我一面温柔地抚摸你的下体,一面挑逗性的解开你的衫钮,两只青葱般的指头在你微突的乳头上团团打转。


不错的肌肉,和胯下的性器官相比,你伉健的胸膛毫不逊色;脱光你的所有后,我满意地欣赏自己的猎物。


好长好刚的阴毛,衬托在挺立的粗长阴茎上,的确是个不错的玩意。


“来……替我脱掉……”我用大腿夹紧你笔直的器官,让不断向上翘动的阴茎来回磨擦仿似被火烧烫的阴唇,同时小嘴又发出娇媚的声音,胸前两片软肉压在你的乳头上,你激动地掀掉我的连身裙,带点粗鲁的替我解下碍事的胸罩,当两个浑圆的胸脯坦露在你面前的时候,你发出了深沉的叹气。


“好美……”望着我胸前两点浅啡色的小蓓蕾,你轻叹一口气。


“傻瓜……”我轻佻地一笑,如果不是你的无能,早在8年前樱桃初熟的一刻,你就可以把它采摘下来,哪用等到今天仍是一个什么不懂的笨蛋。


“你没看过女生的……吗?”我笑问。


你死命地摇头,这个单纯的举动叫我更是看不起你。


“要不要……吻一下?”我以诱惑的声线问。


你当然不会反对,一阵从胸脯漂来的乳香早已把你硕果仅存的理智都敲得粉碎,你像只饥饿多时的豹狼,一张贪婪的嘴唇立刻伏在我的樱桃上拚命吸吮,虽然笨拙的动作令我感到些许痛楚,但这种独有的痛楚却又有如洪流澎湃的热浪,为我带来一波波的快感。


“呀……呀……好舒服……”


在嘴巴不断含蕴我乳头的同时,你粗壮的指头亦不断用力抚摸我的乳肉。


你的掌心很热、很湿,显示出你的激动,初次的接触使你的动作在不觉间带点粗暴。


但我就正是爱这粗暴。


“咏芳……咏芳……”你不断呼唤着我的名字,夹杂在凌乱的喘息声中。


好可爱……嘿嘿……在你没完没了的吸食我乳房的同时,我已经轻柔地把你拉倒在床上,两条赤裸裸的肉虫在厚厚的床铺上翻滚折腾。


你的呼吸声很急、很重,不曾接触过女人的你,此刻无疑是急如热锅上的蚂蚁,想一试破身的滋味,发泄肉袋内烫热的精液。


但我不急,想得到你要的,首先要来取悦我。


我把你按倒在床上,整个人坐在你壮硕的胸膛,右手一刻没离开过你那一柱擎天的性器。


阴户流出的露水把你的胸口都沾湿了,我微微一笑,右手继续向你的根部沉进,直至到达那温暖的肉袋。


“好暖的袋袋啊……一定还有很多精液了……”我带着淫秽的声音笑说。


你的面上一红,在你仍对女生一无所知的同时,我经熟悉明了男人身体的一切。


“每一次……跟健强做爱我都会这样玩他的袋袋,就是第一次跟他做时已有玩了,当时我还幻想志雄你的会是怎么样,原来是这样可爱的,我爱死了……”我尽情地嘲弄你,要你感到无地自容。


“咏芳……不要说了……”你不忍心听我的话,你不忍心我在你面前叙述跟别个男人的温存,这并不是代表你珍惜我,只是证明你不想面对过去的失败。


“好吧……那要不要再看一下女人的小穴?”我稍稍提起膝盖,将整个阴部朝向你脸;你像被取去意识的空壳,呆滞地看着我那因为提高身子向后弓着而微微张开的阴唇,与及生长于白晢小腰下的小束阴毛。


从中学起梦寐以求的肉户,现在就完完全全地展露在你的面前,两片因为性欲刺激而透出露水的阴唇,在微弱的灯光下发出妖艳的色泽。


你吞一吞口水。


“给我……舔一下。”我以近乎命令的语气说。


你没有犹豫,的确这对你来说可能是一件种恩赐,你把颈项向前仰,伸出细长的舌头迎进蜜穴中心,尽着最大的努力去取悦我。


“呀呀……好舒服……”


你的舌头不错,舌尖不断在阴唇的周围游走,没有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到达的地方。


“嗯嗯……”随着你的舌技,我发出轻声的亵语,阴壁的露水愈发愈多,但你丝毫没有逃避,反而有如天降的甘露,贪嘴地吸吮每一滴女神的蜜饯。


是不是……很不错的味道?


“呀呀……好舒服……志雄你骗我……又说没有试过,怎么会这样懂得弄人家……”


“没……没有……我只是乱搞的……以前看A片时看到的……”


“哦……那你即是把我当是……A片的女生……”我娇纵的笑骂着面前羞涩的男生。


“我没有……”你连忙辩白。


“没关系啦……我现在就是A片女生……一套只属于我们两个的A片……”我用指头压弄你的器官,脆弱的嫩肉在极度充血之下变成一不屈的硬物,犹如有骨节的生物,与我的指头对抗。


“咏芳……”你的忍耐已到极限。


“我都好痒啊……来……好吗?”


呀呀……那儿一烫一烫的好难受……“但……我不懂……”


“我教你!”我笑说。


我缓缓站起身子跨到你的大腿,以半蹲的姿势,双手紧紧地捉着你粗长的性器,嘟嘴笑说:“哎呀~~真的好可爱耶~~一分钟后,这小家伙就不再是处男啰~”


“咏芳……”你又是满面通红。


“嘻嘻~让大姐姐给你破处啦~”


在占有你的一刻,我笑靥靥的打开双腿,将你光滑的龟头对准蜜穴的入口,两只手指微微掰开闭起的阴唇,然后慢慢将身子向下沉。


“呀呀……好粗……”


你的器官实在太大太粗了,把我塞得好胀好胀,一阵充实的感觉随着硬物的进入逐渐扩大增强,令我原本痕痒空虚的阴道得到慰藉安抚。


和健强比较,这实是舒服得多。


可能是第一次跟男友以外的人做,在这一刹那,我竟然感觉到一种不曾有过的兴奋,我不知道阴道是否真的敏感到可以分办这是另一个男人的器官,但这实在是……太刺激了……“哎哎……”我一点一点的坐下,直至两片阴唇完全贴在你根部的底端。


呀……全部插进来了……“嗄……嗄……”你亦是带着茫然的目光,似乎不相信自己在现实中,真的可以跟我有这样的接触。


“志雄你好大啊……在里面都好像一跳一跳的。”我坐在你的盘骨上,享受阴道被撑开塞满的快乐。


“咏芳……我好舒服……”


“我都好舒服唷。”我微微一笑,身子开始再次抽起,阴壁与阴茎的磨擦形成了给予双方套弄的感觉,你再次发出兴奋的呻吟。


“嘻嘻……我会令你更舒服的呢………”我换个姿态,从刚刚的坐着变成蹲起,双手按着你的小腹,屁股开始大幅度地上下摆动。


“咏芳……不要……不要那么快……我……”


“没有那么多射吧?”我取笑你说。


“是……慢……慢一点……”


“要射便射啰,你这么利害,待会再来一个嘛~”我没有理会志雄的叫喊,只是沉醉于享受肉体上的刺激,我猛烈地摇摆自己的臀部,令阴道更真切地感受到志雄阴茎的坚硬,以满足自己脆薄的心灵。


“呀呀……好舒服……要死了……呀呀……志雄……摸我的胸……”


你虽然亦是全情投入享受从阴茎灵敏处带来的无比快感,但受到我的呼唤,仍是顺意地伸手搓揉捏弄两个随着身子摆动而一晃一晃的乳房,纵情地玩弄我的身体。


“呀……呀……好舒服……用力一点……”我拚命地摇着自己的下体,令每一下的接触都带来狂飙式的波浪,虽然小腿剧烈的运动量令我有酸软的感觉,但在快感有如缺堤般的从四方八面涌过来的情况下,我根本无法停下。


本来我可以选择跟你换个更舒适的姿势,但在此刻实在不愿,在这小子的面前我就是女王,永远只有我可以压着你,而不会被你压下。


你要知道,现在是我玩弄你,不是你玩弄我!!


“呀呀……志雄……用力顶……呀……呀……好舒服呀……你比健强好太多了……呀……呀呀……”被阴户吸纳了一会,你亦逐渐学会了抽插的技巧,屁股懂得配合我的节奏,一下一下的向上顶。


“呜……呜……咏芳……我……我不行了……”


“嗯……嗯嗯……射哎……射进来……我要你射进来……”


在你射精的一刹那,我有一种想法,如果因为这次做爱怀孕了,就考虑跟你一起。


当然,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,往往在高潮过后就会灰飞烟灭。


毕竟,你只是一件玩具,即使多好玩,厌倦之后都少不免要被主人扔掉,变成垃圾。


影片评论

首页

长视频

短视频

图片

写真

小说

声音